英国脱欧-何去何从? 2016.03.03

目前,英国国内的疑欧情绪迅速上升,据《金融时报》报道,英国多数民众更倾向于英国脱离欧盟,相关的民意调查表示,50%的人会在全民公决中赞成英国脱离欧盟,33%的人会反对英国脱离欧盟,17%的人表示不会参与全民公决。而且,2 月 28 日,除了伦敦市长支持英国脱欧之后,又有两名卡梅伦政府内阁成员不顾卡梅伦和财政大臣奥斯本的警告,宣布支持英国脱欧。 英国脱欧问题确实牵动着市场的心弦,本文就梳理一下卡梅伦的对欧政策,理解英国脱欧。

卡梅伦政府的国内外政策(包括对欧政策)的思想理论基础是卡梅伦的自由保守主义。英国自由保守主义思想起源于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是公认的保守主义的奠基者。 他强调 秩序” 和“ 自由” 的完美结合。 也就是,一方面维护英国宪法及其建立起来的秩序,另一方面尊重自由权利和空间。卡梅伦的自由保守主义和伯克的自由保守思想一脉相承。

卡梅伦的自由保守主义落实到英国的对欧政策上,则表现为 一方面倡导英国的自由权利和自由市场原 一方面则强调保护英国的特质和传统,珍视英国的主权和利益 。自由保守主义在对欧政策方面的主张,与怀疑和反对欧洲一 体化的英国疑欧主义存在着密切的内在联系,实际上就是当代版的疑欧主义。 卡梅伦的疑欧主义与英国历史上的疑欧主义,如撒切尔主义,一脉相承,强调英国相对于欧洲大陆的特殊性,将英国国家利益置于欧盟利益之 上。 所以卡梅伦被归为疑欧派。 但卡梅伦同时也是务实派,并将在脱欧问题上慎重的权衡利弊。

对于英国是否脱离欧盟,尚需公投决定。可能的场景如下:

一、如果英国留在欧盟

英国继续参与欧洲一体化进程。英国留在欧盟之内,对欧盟财政的支撑和国际影响力的加强均有积极作用,并且对欧洲一体化来说当然是较为理想的结果。但正如卡梅伦所言,他会在欧盟推动英国主张的改革,维护英国的主权和利益,继续从欧盟争取返还权力。英国仍然会是欧盟内一个特立独行的成员国, 然而经过这样的冲突和摩擦,英国将更加远离欧盟的决策核心,与法德等国的关系会更加疏远,其在欧盟内的影响力也将进一步下降 。实际上,自欧债危机以来,由于在欧盟财政契约问题上与其他大部分欧盟成员国离心离德,作为欧盟内第二大经济强国的英国已经不再是 “居领导地位的国家”。同时,尽管卡梅伦本人在反对脱离欧盟一方开展拉票活动,表明他并不希望英国脱离欧盟,但他更强调欧盟必须进行改革,提高竞争力。而工党和自由民主党等主要政党一直主张保持和加强与欧盟的关系,所以尽管从民意调查的情况看,似乎支持脱离欧盟的选民比例更高, 但考虑到历史经验和实际可能性,英国留在欧 盟之内的可能性似乎更大。

二、如果英国脱离欧盟

全民公决的结果是支持英国退出欧盟,英国选择离开欧洲一体化进程。英国将终止作为欧盟成员国在单一市场、人员流动等方面的待遇,而英国出口的 53% 是通过欧盟单一市场与其他欧盟成员国进行的。另外,据英国商务部的估计,自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英国与欧洲大陆的贸易使英国人均收入增长了约 6%。若退出欧盟,英国经济将受到严重损害,重现加入欧共体前困难重重的局面。同时,英国的国际地位和声望也可能受到不利的影响。其中英国最重要的盟国—美国就坚决主张英国应当留在欧盟之内,奥巴马明确表示他很看重 “在强大欧盟之内的强大英国”,认为英国保持欧盟成员国的地位对英国和欧盟都有益。英国如要固执己见,不考虑美国的意见,显然会削弱其作为欧洲与美洲之间桥梁的作用,还可能损害英美特殊关系。另外,在与欧盟以外的国家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的关系中,英国作为欧盟重要成员国的身份显然更为有利。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英国如离开欧盟之后可以仿照目前瑞士和挪威与欧盟的关系,既保留本国的自由决策权,又能建立与欧盟的良好经贸往来。而实际情况是,这两个国家在与欧盟进行经贸往来时,需要接受和遵守欧盟有关经贸的法规,但同时对制定和修改这些法规没有任何决策权和参与权,对维护国家利益并非最理想的选择。 考虑到英国各大政党的立场和态度,以及英国退出欧盟所承担的风险过于巨大,英国作出退出欧盟选择的可能性很小。

英国保守党—自民党联合政府对欧政策的新取向, 从表面上看是卡梅伦首相提出的全民公决主张,实际上反映出英国与欧洲大陆国家在治理和发展路径方面的巨大分歧。英国坚持和重视自由市场经济模式及其运用,对欧盟强调监管和社会政策的原则和政策持有不同看法 。而在法德主导欧盟决策的情况下, 英国的治盟之策很难被接受,英国主张的治理模式难有立足之地。在欧债危机的背景之下,这种分歧更趋严重,且消除分歧的前景十分黯淡。而欧盟目前的确面临着对于未来发展和治理路径的评估和选择问题,英国以这种较为极端的方式提出其主张,可以看出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 其次,卡梅伦的全民公决主张主要是一种政治策略。卡梅伦面临国内和党内疑欧主义的压力和挑战,在欧洲面临与欧盟治理模式的冲突和被边缘化的严峻局面。 因此,在英国国内,卡梅伦可以借此来缓解疑欧主义的强大压力,改变保守党支持率下降的局面,为下次大选做准备。 在欧洲,卡梅伦试图以此向 欧盟推出英国主张的治理,启动与欧盟修改条约的谈判,从欧盟收回司法和国 内事务的权力,恢复英国影响力。 最后,英国及其未来的命运离不开欧洲大陆。英国作为一个欧洲国家是欧洲一体化的获益者,英国的繁荣和稳定离不开欧洲单一市场的支撑。除非出现极端情况,英国不会脱离欧洲一体化进程。而即使万一出现英国退出欧盟的情况,英国仍然有赖于与欧洲的关系和互动。在这个意义上, 相对于英国的自身 选择,欧盟的未来发展前景更为重要,欧盟的经济发展状况和一体化前景将在很大程度上制约和影响着英国对欧政策的取向。(节选自潘兴明《英国对欧政策新取向探析》)

ACY FX 稀万国际提供的 市场分析 属于辅助信息仅供交易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
交易者在进行正式交易前,应先详细了解交易的风险。如有疑问,请与我们的客服联系。